位置: 首頁 > Cenn瞭望臺 > Cenn瞭望臺 > 正文
北京金漢斯陷入關店鬧劇 被辭退員工欲維權
來源: 和訊網       時間:2014/8/29 10:49:47     
  金漢斯曾為北京食客帶來了第一口“自助烤肉”的味道,但如今這個品牌正面臨著不小的麻煩。在北京出現關店潮后,其背后管理混亂的問題也逐漸被擺上了臺面。北京商報記者昨日獲悉,目前金漢斯北京西直門店其實是由5家之前門店的員工自籌經營,這些員工也稱此舉是為了爭取自己的正當權益。 
  金漢斯曾為北京食客帶來了第一口“自助烤肉”的味道,但如今這個品牌正面臨著不小的麻煩。在北京出現關店潮后,其背后管理混亂的問題也逐漸被擺上了臺面。北京商報記者昨日獲悉,目前金漢斯北京西直門店其實是由5家之前門店的員工自籌經營,這些員工也稱此舉是為了爭取自己的正當權益。按照事態發展來看,目前的結果是雙方都不愿看到的,但未來事態會走向何方,也沒有人可以預料到。對于金漢斯方面來說,除了盡快解決現在的人事糾紛,多年來累積下來的管理問題也到了必須有所改變的時候。

  僵持不下的關店鬧劇

  目前金漢斯在北京僅剩西直門及亞運村兩家門店,北京商報記者獲悉,重張開業的西直門店其實是由5位曾任北京金漢斯門店的店長及1位區域廚師長自籌經營。據了解,這六人分別是方莊店店長王彥軍、西直門店店長畢曉海、大興店店長李巖峰、馬家堡店店長張婧、順義店店長李順姬和區域廚師長郝松巖。據畢曉海介紹,金漢斯西直門店目前共有約60名員工,均來自此前5家已關門店。

  據西直門店的一位員工介紹,之所以要自籌開店,也是目前聚集的員工欲向金漢斯集團維權。而維權的具體內容,則是因為金漢斯大規模關店造成的勞資糾紛。張婧同時表示,金漢斯5家門店的職員已連續9個月只領取基本工資,部分員工甚至一直沒有拿到過工資。此外,王彥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此前金漢斯曾就店長相關待遇與每位店長簽署了一個協議。協議中明確指出,金漢斯將分三批支付簽署協議的店長約11萬元,并明確指出最后一批約9萬元,要在實現盈利后的下一年支付。但由于金漢斯的整體經營狀況持續下滑,此筆薪資可謂遙遙無期。

  據員工們表示,在此期間北京金漢斯的員工曾多次通過區域總經理向集團反映他們的薪資要求。因一直未得到回饋,所以員工們自發將5家門店關閉。隨后金漢斯派相關負責人與員工協商薪資問題,但由于雙方協商未成,最終不歡而散。雖然金漢斯方面之后再次通過保安公司到門店要求恢復營業,但一直未果。直至8月11日,5家店店長帶領部分員工將西直門店恢復營業,因勞資糾紛引發的金漢斯關店風波正式形成對峙的局面。

  對于金漢斯北京的關店潮,金漢斯集團方面僅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稱,今年7月17日起,北京原本正常營業的金漢斯5家門店(西直門店、馬家堡店、大興店、順義店及方莊店)發生了員工惡意騷擾經營事件,個別已離職人員以及不明身份的陌生人意圖搶奪門店、擅自關店、遣散員工。并表示大興店和順義店廚房物料被盜,金漢斯已將此事移交當地派出所立案處理,并對部分員工蓄意非法阻撓商業活動的行為追究刑事和民事責任,公安機關已經正式啟動調查。

  “西直門店現在每天由幾位店長和廚師長出資采購,維持開店資金,每天為員工發薪。原本餐廳人均68元和88元兩檔的消費金額,現在全部采用68元一檔,為的是薄利多銷,養活店里的員工。” 畢曉海表示,自籌資金開張西直門店主要是維持剩下員工的基本生存,等待與金漢斯公司有關薪資糾紛的解決。金漢斯創始人之一高峰表示,針對此次勞資糾紛,以5家店店長為代表的金漢斯員工已經向法院提交了勞動仲裁申請,正在等待處理結果。

  環環相扣的管理漏洞

  北京商報記者隨后了解到,金漢斯此次北京糾紛并不是首案。公開信息顯示,早在去年底,安徽合肥、江蘇南京、山東濟南等地就陸續發生員工維權事件。這些維權事件的背后,金漢斯因管理不當導致虧損的事實開始浮出水面。但在金漢斯創始人眼中,虧損問題早在其籌劃上市的過程中就已經顯現。據高峰透露,金漢斯上市前,由于部分店面虧損較大,為滿足上市需求,總公司便通過全國調賬的形式平衡各店面的收支情況。

  事實上,金漢斯從誕生到發家的經營管理模式也為其虧損埋下隱患。資料顯示,2003年左右金漢斯為了快速擴張,在沒有過多審核的情況下,只要想投資的人找到一位現有的金漢斯股東共同入股,就可以開設金漢斯的新門店。這也造成了各金漢斯門店的“各自為政”,以北京為例,曾經的10家金漢斯門店,就分屬三個獨立運營的金漢斯公司。其中,方莊店屬北京金漢斯餐飲有限責任公司;亞運村店屬北京東方金漢斯餐飲有限公司;西直門等其他8家店同屬于北京望京金漢斯餐飲有限公司。“這種開店模式也造成各店面股東構成混亂”,高峰對此指出。

  新股東的加入,似乎也并未改善這一局面,金漢斯集團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也提到,霸菱亞洲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霸菱亞洲”)自2009年起成為金漢斯的投資者,并一直為集團提供資金支持。2013年初,金漢斯海外母集團因債務違約問題被境外法院勒令委任霸菱亞洲接管,以協助集團重組,自重組以來,霸菱亞洲繼續注入數千萬美元的資金彌補集團運營資金的缺口,以保障金漢斯的正常運營及支持集團的整合。2007年之后,金漢斯時任董事長、金漢斯創始人孫立國陸續將分散的股份收回。高峰介紹,此時,因股份回購不少高管離職,員工情緒波動較大,加上企業管理模式改革沒有跟上市場發展,虧損由此便成定局。

  雙方亟須暢通溝通

  畢曉海、王彥軍表示,通過內部途徑獲悉,金漢斯總部已撤回上海,并成立了一家名為“金斯”的新公司。武漢、長沙和成都的金漢斯員工還接到了要他們改與“上海金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重新簽署合同的電子版內容。由于遲遲得不到金漢斯方面的回應,加之新公司的介入,員工們開始紛紛猜測,金漢斯是否有被取代的傾向。

  針對此問題,金漢斯集團一再強調,金漢斯目前沒有繼續關閉任何門店的計劃。在重組過程中,金漢斯在上海成立法人實體以提升運營效率,并將員工的勞動合約從原北京公司轉簽至上海公司。在這一過程中,員工在原公司的工齡被全數計入新公司的合約,員工在勞動合同項下的權利不受任何影響。不過北京商報記者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網站上尚未查到“上海金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相關信息。

  北京商報記者采訪發現,涉及勞資糾紛的金漢斯和員工目前已經處于消息零溝通和不對稱的狀態。據幾位店長介紹,現在他們無法與公司負責人取得電話、短信聯系,只能靠發郵件表達自己的訴求,但是,公司方面至今沒有解決方案。“我們將西直門店開業一方面也是希望金漢斯能有人與我們坐下來好好商討解決辦法,但近期一直沒有再進一步的動態。”畢曉海表示,西直門店關店重開之后,店面整體的營業額驟降70%左右,如今他們希望能盡快實現雙方的和平商談。如果這些問題無法得到順利解決,金漢斯品牌未來的發展恐還會持續惡化。作為惟一一位女店長,張婧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們現在最大的訴求之一就是請公司負責人跟我們面對面地交換意見”。
責任編輯:冰心

【字號 】 【打印】 【關閉
  
推廣:金漢斯,關店,辭退員工,維權,
Copyright(C) 2006-2013 chinacen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詢熱線:010-63522730  編輯QQ:1371847875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2號 京ICP備13042652號-4 
500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