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企業輿情 > 企業輿情 > 正文
反壟斷大棒砸出車險畸形利益:車企險企互揭老底
來源: 上海證券報       時間:2014/9/11 13:37:57     
  看似互不關聯的罰單背后,卻深藏著兩大行業不為人道的“恩怨情仇”。圍繞著車企與保險公司之間的長期博弈與激烈對抗越發白熱化,而由雙方所構成的車險利益鏈,難掩復雜與激烈的畸形交織。  
  反壟斷大棒頻頻揮向汽車、保險業,多張巨額罰單落地,引一片嘩然。

  看似互不關聯的罰單背后,卻深藏著兩大行業不為人道的“恩怨情仇”。圍繞著車企與保險公司之間的長期博弈與激烈對抗越發白熱化,而由雙方所構成的車險利益鏈,難掩復雜與激烈的畸形交織。

  梳理前因后果,探究矛盾成因,顯然比一紙罰單更為復雜。在這場博弈之戰中,究竟是誰動了誰的奶酪?車企為何頻占上風,險企是被動“挨打”還是另有隱情? 反壟斷罰單背后,車險生態圈之“怪狀”亟待拷問。

  ⊙記者 黃蕾 ○編輯 楓林

  因涉嫌限定零配件價格,涉嫌商定統一的商業車險代理手續費,相關車企與險企近日分別受領發改委開出的反壟斷巨額罰單。

  罰單背后,道出了雙方持續惡化的沖突與對抗,甚至還引來了“互相告發、互揭老底”的市場猜測。

  誰動了誰的“奶酪”?

  車企與險企的積怨由來已久。車險是財產險公司的支柱型業務,通常占其保費總盤子近七成。然而車險業務同質化程度較高,無論是前端的新車保費銷售還是后端的車輛維修理賠,險企無不依賴于汽車中介渠道,作為上游的車商、4S店掌握著絕對話語權。

  一直處于汽車市場價值鏈末端的險企有一肚子苦水:車險業務的大部分利潤,實際上是進了車企的口袋。最直接的體現是,保險公司要支付車險手續費給4S店等中介渠道,各地區、各險企之間不等,低者15%、高者40%。

  不僅如此,為行內人所熟知的是,車險保費收入由新車購置價決定,而賠付額則主要取決于汽車零配件價格。隨著車企不斷下調新車價格、提高零配件價格,缺乏談判籌碼的險企面臨著保費收入降低、賠付額卻升高的雙重壓力。

  相關數據顯示,目前保險公司車險理賠款的七成用于支付汽車零配件的更換。僅2013年,就有近60家廠商對零配件價格進行了170余次調整,險企的賠付成本節節攀升。2014年上半年,整個行業車險綜合成本率(綜合費用率+綜合賠付率)已高達99%,逼近全行業虧損的臨界點。

  不堪重負之下,在行業協會或同業公會的牽頭下,一些地區的保險公司選擇“抱團取暖”,通過約定車險手續費上限的形式,表以對抗車企的決心。

  但在車企眼里,這是動了他們的“奶酪”。車險利益鏈上長久的矛盾開始爆發,某汽車品牌在湖北率先與保險公司“撕破臉”,在輿論面前大打“口水仗”——湖北多家保險公司投訴該品牌汽車經銷商共同提價壟斷案,而后者則反訴當地保險公司新車共保壟斷案。

  被動挨打還是蓄意合謀

  “口水仗”背后,孰是孰非應交由相關部門來審判,但毋庸置疑的是,在不斷升級的沖突中,車企往往掌握著更多的話語權。

  絕大部分險企直言,車企往往“獅子大開口”、手續費要得越來越高、零配件價格日漸高企,他們一直“被動挨打”。

  事實果真如此嗎?實際不然。據記者調查了解,雙方矛盾的積累并非“一日之寒”,險企也并非一直“被動挨打”,自身亦難辭其咎。

  首先,一些財險公司對行業發展的內在經營規律缺乏準確把握,在近幾年表面風光下,產生了非理性沖動,即為了獲得更多車險保費,主動抬高中介手續費。把車企的胃口吊得越來越大的同時,也使得財險行業這幾年共同努力下已取得的階段性成果“付之東流”。

  其次,一些財險公司或是內部人員通過各種違規伎倆,一味地迎合車企不斷加碼的條件。如一些財險公司通過抬高維修工時費沖抵手續費,虛假列支費用、故意給4S店放寬條件擴大車險賠款甚至配合車企制造虛假賠案等,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

  如是瘋狂的惡性競爭,讓一些財險公司高管叫苦不迭,卻又深陷其中。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目前財險行業的畸形現狀——車險占比過高,幾乎所有中資財險公司都投入巨大資源拼搶車險,造成一險獨大,最終導致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長期矛盾如何破解

  表面上看,在一定程度上,車企與險企互相都動了對方的“奶酪”,但最終“受傷”的卻是消費者。保險公司給車企的手續費高了,那車主實際享受到的保險服務質量就會相應下降;車企的零配件價格貴了,那車主來年支付的車險保費就會相應上漲。


  值得注意的是,在發改委開出反壟斷罰單之后,車企、險企無不加以自我辯護。但在各界專家看來,無論哪種說法,都不能成為其實施壟斷行為的理由,如何解決兩個行業之間長久以來的矛盾,使消費者不會成為最終利潤損失者,這才是關鍵。

  僅站在保險行業的角度來看,險企的被動局面并非不可扭轉。

  首先,從行業內部開始“擠水分”。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在一次閉門會議上表示,經其測算,現在車險理賠案件要從現有成本中擠出5到10個百分點的水分,應該問題不大。有的保險公司已經開始有所行動,包括統一上收車險理賠權限,杜絕理賠員與汽車修理廠、4S店合謀抬高理賠成本等現象。

  其次,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將至,在以新車購置價等因素為核心的現有車險定價模式基礎上,將實施國際上通行的車型定價模式,并定期公布國內常見車型零整比系數數據。此舉可讓消費者對不同車型的保費系數一目了然,可在車險利益鏈前端即購車時,就能影響到消費者的選擇。這有利于扭轉車企與險企長期博弈過程中的失衡局面,重塑車險利益鏈中的合理競爭格局。
責任編輯:冰心

【字號 】 【打印】 【關閉
  
推廣:反壟斷,車險,畸形利益,,
Copyright(C) 2006-2013 chinacen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詢熱線:010-63522730  編輯QQ:1371847875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2號 京ICP備13042652號-4 
500彩票软件